新闻动态
希望具备科学素质的群体逐渐庞大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5-20 10:39:50    文字:【】【】【

  10月31日,在上海举行的世界顶尖科学家少年英才交流对线个小时,但对话会结束后,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原校长杨玉良被少年们团团围住,交谈了超过30分钟。

  杨玉良是高分子科学家,还是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院长。杨玉良以自己退休后从事开化纸研究为例,告诉少年们:“万事皆学问,当你研究到一定深度后,就会发现乐趣。”

  “期望你们有一天能成长为大科学家。我国到2050年要建成世界科技创新强国,就是现在你们的年龄加上30岁,你们将见证科学强国的历程。”武向平对少年们寄予深切期望。

  在对线位小科学家作为全国选拔的80余位小科学家代表,全方位展示了各自在科研领域取得的成绩。

  当共享经济成为互联网热词,共享单车却成为了公共治理和居民生活的头疼问题。坚信科研来自生活,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的徐天澍开启了“共享单车企业博弈行为的数理模型分析”课题的研究。来自合肥一中的陈习发表了《有关外星人和数学》的演讲;武昌实验中学的钟岩被刘慈欣的《三体》所吸引,从而对宇宙产生兴趣;作为田径爱好者,南京市金陵中学的李仕嘉在15岁登顶乞力马扎罗山,将个人兴趣和科创结合

  “将简单的事情研究到极致。”吉林大学黄子芮的科研精神引起英才计划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王恩哥的强烈共鸣,他分享了自己成长中的“笨”故事。

  “一辈子研究物理,中间好几次被别人劝说改行。”上世纪80年代末,被劝改行计算机,王恩哥说自己没学下去。90年代初,被劝改行生物,王恩哥看了几页书却觉得不踏实。

  “我是一个比较笨的人,除了物理,别的都学不明白。其实我研究了好多年的水。大家都觉得水还能做什么?这也是普通人的认识。”但王恩哥强调,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不要认为什么事情都很复杂。

  王恩哥说:“我之所以喜欢研究物理,是因为物理往往把复杂的问题变得简单。”

  “目前天文学观测的多种途径方式中,设定波段是十分重要的部分,随着综合国力和基础科学的进步,您认为FAST望远镜目前以及将来的方向是什么,中国还要用大成本建造望远镜吗?”来自福建的汤杰聚焦望远镜提问。

  武向平介绍了中国望远镜的发展构想,并向在场的小科学家发出邀请:“任何一个在座的同学只要有想法,想用FAST、想找外星人或者做别的事情,都可以提出来。大国重器非常重要,天文学是靠大设备说话的,现在望远镜向全世界开放。”

  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作为近年的热点,也成为了学生们提问的重点。复旦大学特聘教授王晓阳认为,让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是人工智能的终极目标,但目前计算机发展与人工智能的发展离梦想还很远。“人工智能目前依赖大数据,是从数据里找知识、向人类要知识。”

  上海交通大学巴黎卓越工程师学院院长李少远则表示,人工智能现在又达到了一个新高潮。“现在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未来将有很多基于机器学习或强人工智能、强机器学习的算法用来解决问题。人工智能应该成为一种赋能的方法和工具。”

  小科学家还关注芯片、量子计算机等问题。复旦大学微纳电子器件与量子计算机研究院院长、应用表面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沈健表示:“对于计算机和量子信息技术而言,目前的制约并不只是物理大小的极限,更多是能耗问题。实际上,现在芯片能耗已到了完全无法忍受的地步,根本原因是现在所有器件操作的原理是利用电子操作电荷,操作电荷耗能非常大,所以现在其他前沿科研的努力都是在把未来信息载体从电子电荷转到其他信息载体,可以考虑电子自旋,也可以考虑光子。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量子计算机发展有很大的空间和动力。”

  “现在科学产业遇到非常大的挑战,自然科学理论体系会在近几年出现巨大的变革,而同学们都会赶上这次变革。”武向平鼓励更多青少年选择科研,希望具备科学素质的群体逐渐庞大,希望他们在已经具备科学素质的前提下,发挥自己的想象,未来引领科技发展的大潮。

 
 

安信11电子产品制造企业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20-2025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