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font color=008000[书摘]font中国金融危机预兆频频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5-20 18:36:13    文字:【】【】【

  2013年8月初,正是中国公众全民狂欢,歌舞升平的时刻,中国好声音,中国梦之声,快乐男声,最美和声,大地飞歌,歌声传奇……各大卫视使出浑身解数,用各种绮丽歌声粉饰繁荣太平,殊不知,一场大多数中国人难以想象的经济金融危机正逼近中国,中国有可能遭遇与20世纪90年代日本同等级别的危机。

  这是危言耸听吗?这是杞人忧天吗?本人希望是,但理智告诉我们——非也!因为过去两三年来,我们一直在预警中国爆发这场危机的风险。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力量博弈,爆发危机的各种要素——经济基本面、金融政策、竞争对手策略、地缘政治危机等逐渐到位。2013年年初以来,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征兆愈发明显,出现了我们此前预警的先兆。

  2013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出现了罕见的不妙现象:GDP、出口、财政收入、居民收入同步下降。6月GDP增速下降到7.4%;第二季度出口同比下降3.1%;上半年财政收入和居民收入增速也同步下降,分别降至7.5%和6.5%;这四个数据的同步恶化,是21世纪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在改革开放以来也极为罕见。而在2010年10月,本人就通过《未来2~3年中国经济将探大底》一文发出预警:这个底部不仅深过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也将深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中国银行间市场爆发了流动性危机。6月20日中国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飙涨到13.44%,隔夜回购利率一度上涨到30%,一度引发了中国商业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短缺危机。这是自中国银行间市场形成以来前所未见的。虽然央行指责商业银行资金错配和不知节制,但根本原因是热钱开始大量外流,而央行拒绝补充流动性,同时紧缩货币。此外,2013年6月,中国外汇占款净减少412亿元人民币,即资本净流出66.5亿美元。考虑到当月贸易顺差243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143亿美元,国际热钱实际外流453亿美元。而本人在2011年11月就撰文《人民币升值的最危险方式》发出警告,一边热钱大量外流,另一边人民币继续升值,同时央行拒绝向国内补充流动性,这将导致双重恶果:一是国内流动性短缺的危机;二是中国劳工辛勤汗水换来的贸易顺差将成为热钱汇率投机的“美餐”。

  随着国债期货即将推出,做空中国的工具进一步完善到位。7月5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宣布国债期货获得批准,8月30日宣布国债期货于9月6日正式推出。这是做空中国的最重要的工具,另外一个做空股市的重要工具——转融券已经推出,然由于金融部门权力分割,目前做空者很难向基金、保险、上市公司等大股东借股票,但随着金融部门联席制度在8月下旬启动,相信转融券也将在不远的将来由“空转”进入“实转”。而在2013年3月11日,本人撰文《索罗斯做空中国还需要什么政策》预警: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国际热钱,现在最需要中国推出国债期货、转融券和外汇期货掉期等做空工具,从而最大程度地增强做空中国的力度。

  埃及陷入严重内乱,美国、以色列袭击伊朗后顾无忧,中东石油危机将升级,可能带动粮食危机,引发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对房地产泡沫产生重大冲击。中国房地产泡沫是全球最后一个最大的资产泡沫,也是国际热钱做空中国的重要目标。它是一个硬泡沫——因楼市泡沫与政府土地财政息息相关,楼市崩盘将意味着地方政府财政危机,能够刺破这个硬泡沫的是石油危机和粮食危机。而能造成石油危机的是美国、以色列袭击伊朗,并封锁波斯湾——这是本人一再预警的。2013年8月,埃及军方血腥示威者,使得这个国家社会彻底分裂,令阿拉伯世界更成一盘散沙,为袭击伊朗创造了最佳地缘政治环境……

  此外,2013年8月发生的光大证券(光大集团子公司)乌龙指事件,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摩根大通雇用光大集团董事长之子以获得光大生意的变相行贿事件,几乎同时发生,过于巧合还是敲山震虎?中国南方旱灾和东北涝灾,使2013年中国秋粮收成面临挑战,这可能成为国际粮价暴涨的导火索……

  诸般危险征兆如此集中而至,在同一时间窗口逼近到位,着实令人担忧。然而,仍有人对中国怀抱乐观态度,特别是深信政府救市的神奇功效。

  中国经济在2013年上半年的减速,尤其是6月的急速恶化,特别是6月20日商业银行间爆发的流动性危机,显然有些出乎当局的意料,令中国宏观调控在2013年一年第三次转变:2013年1月至4月,中国宏观调控延续了2012年11月开始的大力推进城镇化和土地流转的激进态势;2013年5月和6月,随着城镇化受到非议和阻力,宏观经济政策急剧转向以“经济结构调整”和“盘活存量”的相对紧缩基调,在6月20日的银行间市场危机爆发后达到顶峰;7月,由于6月经济数据全面恶化,银行间流动性危机引发震动,宏观调控再度急转为稳增长,进入新一轮的救市状态。

  这新一轮的救市要点如下:从目标上,要“使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物价涨幅等不超出“上限”。具体措施包括如下几类:①释放有效需求,推动消费升级,而消费升级的主力显然是家用轿车业;②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兴城镇化,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③暂免征收部分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政府一律停建楼堂馆所;④促进贸易便利化推动出口稳定发展,批准上海(中国)自由贸易区;⑤加快中西部和贫困地区铁路建设,下放城市轨道交通审批权……

  受这一轮救市政策喊线点,涨幅18.87%;另外两个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的指数,螺纹主力合约1 401从6月3日的最低3482上涨到8月16日的3 845,涨幅10.42%;焦炭主力合约1 401从7月10日的1 451上涨到8月15日的1634,涨幅12.61%。

  而7月的经济数据好转得更加神奇,尤其是进口和出口,分别由6月的下降0.7%和3.1%逆转为7月的增长5.1%和10.9%。公共财政收入也急速好转,同比增长11%,比6月多增3.5%,其中中央财政收入增长8.8%,比6月多增7.3%。

  在7月至8月再次转入新一轮的“救市”状态。这一轮救市,可称是中国政府自2008年以来的第四轮救市:第一轮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2008年年底至2009年的四万亿救市;第二轮是欧债危机爆发后,2011年的“稳增长”;2012年11月的城镇化是第三轮。

  鉴于此前中国的每一轮救市,都让国际上唱空中国的预期落空,人们似乎有理由相信,一场经济衰退会再次被神奇的救市逆转。中国经济社会潜伏的各种问题就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中国人又可以继续歌舞升平了。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2008年年底面对美国金融危机冲击时,本人是一个战略乐观者,然而,随着中国浪费了美国金融危机给中国带来的经济结构调整的战略机遇,巨量资金和财富挥霍在了“铁公鸡”(铁路、公路和基建)上,尤其是将房地产泡沫推到了极致,使中国固有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急剧恶化。因此,这一次才是真正的中国危机的迫近,正是因为此前救市一而再地透支政府和社会资源,已经到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状态。

 
 

安信11电子产品制造企业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20-2025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